热线电话(微信同号)
189-2746-4037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负面处理 > 正文

从四川泸县学生死亡案看政府危机公关

发布者:本站     2017-10-20 10:52     浏览次数:

核心提示: 4月6日,距四川泸县中学生赵某死亡已经5天,然而死因却成了一个谜,舆论也越发凶猛: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?泸县何时能拿出

     

       
 

    4月6日,距四川泸县中学生赵某死亡已经5天,然而死因却成了一个谜,舆论也越发凶猛: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?泸县何时能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?

回顾这桩案子,4月1日泸县学生赵某死亡。2日,政府部门就公布称,排除他人加害死亡。未经尸检就给出结果,是相关部门办事太敷衍还是网友智商不易骗,一时间此案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。有网友为蹭热度、获取同情,竟然拿出不相关视频移花接木、混淆视听,更让提起校园暴力就色变的人们联想非非。

泸县学生死亡案,原本只是一起走司法程序的个案,但在当地政府部门的处理下却变成群体聚集、警力封路、舆情汹涌的大事件。尽管网上呼声一片要求追问真相,但真相却像是被封了咒语迟迟浮不出水面。当新华社记者想在当地进行采访时也遭遇重重阻碍,这让人不得不疑惑,是当地政府想低调处理还是中学生死亡事件背后另有隐情?

网络舆情,堵不如疏。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,没有什么事情能够“捂”得住,一张照片,一段视频,分分钟可能上热搜。而一些政府部门为了息事宁人,往往采取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态度,“堵”住民众诉求的通道。泸县学生死亡案中,如若不是孩子母亲冲进殡仪馆,剪开衣服,露出孩子身上大面积的青紫,从而引起广泛关注,或许此案早就定性结案。与其这样被动,政府部门不如开诚布公,至少还能赢取民众的认可。

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贫而患不安。泸县学生死亡案件,于当事人家人而言,是公平问题。面对孩子突然冰冷的身体,当事人家人有权知道孩子死亡的真相;对于广大网友,是情绪问题。如果此案不能妥善处理,谁能保障下一个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不是自己。很显然,当地政府在危机公关之时并没考虑到这些问题:隔夜就反转的公告,堵塞民众视听言路。这些非但不能压制民众对真相的呼唤,反而让政府的公信力受到质疑。

面对一起突发的死亡事件,分析与评论的基点只能是客观事实。在弄清事实之前,“被殴打致死”“黑社会参与”“政府包庇”等诸多传闻,都可能包含捕风捉影甚至恶意造谣的成分。在这个时候,及时准确的信息公开、权威可信的尸检结果,有助于厘清事实,挤压谣言生长、传播的空间。

对事实的调查有一个过程,还原真相需要遵守程序、严谨细致。但与此同时,也有一些问题值得人们思考:为什么这一原本可能并不复杂的突发事件,会逐渐发酵升温、引发舆情,最终演变成公共事件?对于当地政府部门发布的权威信息,为什么不少人并不信服,反而各种传言乱飞?

突发事件的舆情处置,曾有“黄金4小时”法则。随着即时通讯工具的普及,4小时的时间窗口可能还在进一步缩小。如果不能及时而有步骤地发布权威信息,有效管理社会心理预期,情绪就可能海量堆积,真相就可能无路可走。因为管理能力不足、错过发声最佳机会,政府部门在舆论风潮面前百口莫辩的教训已经不少。

进一步说,如何与公众互动,事关政府部门的公信力。前些天,某官微因发布一张“毛驴怼大巴”的图片,不仅没为事态减震,反而刺激公众视点脱离问题本身朝负面发酵。这样的反例,需要反思的怕不止是新媒体运营的方式方法。

泸县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,旁观者做出任何具体的结论都为时尚早。透过一系列类似的事件我们当前可以得出的认识是:在化解舆情危机中,管理部门既不能陷入清者自清式的沉默是金,更不能滑向先消极怠惰、后大动干戈的被动境地。掌握好时、度、效的统一,公断才能服众,权威声音才能掷地有声。

相反,2011年上海“9·27”地铁追尾事故发生后,上海市新闻办迅速组织召开新闻发布会,地铁管理部门也借助新媒体滚动发布危机事件进展。官方及时的危机公关,阻断了谣言传播的链条,也为政府树立公信力。

本文标题:从四川泸县学生死亡案看政府危机公关

本文地址:http://nbsinco.com/fmxx/140.html

 本文由NB公关公司SEOer网络收集整编,均不代表本站任何观点,深圳NB危机公关公司,是一家网络危机处理公关公司,政府公关,企业公关媒体传播,品牌维护,品牌网络传播,负面信息处理等方面的全方位、专业化服务的公关公司,欢迎联系